大選了呢

PAP   SDA  SDP   WP  

還有很多黨派我也不清楚,本人並非談論什麽政治大事,詳情請查閲報章。

新加坡5月6日大選將至,只在這裡待滿一年的我,有幸看見這5年一次的國家盛事。據説5年前沒有反對黨出來挑戰,因此大部分議席不勞而獲,今年身邊的年輕選民也是首次投票。從來都沒有對政治課題怎麽注意的我,沒想到大馬的選舉我無動於衷,這裡的卻興致勃勃,東問西問。

既然新公民沒有投票權,因此我也樂於以“外人”的身份享受這選舉的熱烈。大選的消息對在新加坡的任何人而言,可說無孔不入,可在代表政府口舌的大小報章,電臺與電視臺中看見。距離大選還有兩星期,政府就家家戶戶免費派送《聯合早報》,文内的候選人資料、黨派消息更是7,8大篇等。雖然報章也登刊反對黨候選人的資料,但是彩頁還是留給自己人,輕重之分顯而易見。

既然可每天獲得免費報紙,我朋友打趣地說:“哇,每份報紙80仙,派足14天我們省了將近11塊,好吧就看在PAP這麽“犧牲”的情況下,我就投他們吧。”(注:友人肯定是反對黨支持者)

我對這國家的黨派沒有了解多少,只以平凡婦人的看法與身邊朋友的嘮叨來“了解了解”。只略微知道PAP是如今執政的所謂政府黨,5年前以“不獲勝選區,不得優先提升組屋設施”,採用這強硬且明顯不公平的號召,讓平民百姓低頭。

要知道如果組屋沒獲提升,連帶整個地區也不會妥當獲得發展,就連治安、新設施等也將遭殃。平民百姓最關心的不外乎居家的安樂,沒有安樂家園簡直是切身之痛。 看potong pasir這地區就可充分了解,凹凸不平的道路,由於construction site常駐當處導致飛沙走石,還有陳舊的組屋不獲提升,舊區組屋並非每層有升降機,這對行動不良的老人而言確實非常痛苦。我不解,提升組屋設施所用的錢不就是人民的血汗錢嗎?怎地被用來作宣傳呢。可見這課題不公平,本屆大選也沒聼PAP拿來大作文章。新加坡經濟繁榮,各方面可說管制得井井有條。然而,身邊的朋友卻忿忿不平地表示只投反對黨。新一代新加坡人似乎滿肚苦水,“大選后政府又讓地鐵起價啦”。

上週五在地鐵站等待一起上班的朋友,一大清早就看見PAP黨員塞滿樓梯甚至各個角落大派宣傳冊子。也看見鮮少露面的國防部長張志賢,身旁配著一雙拐杖,左腳看似有輕微的受傷,不斷對人們打招呼招手。大部分人都採取少理的態度,可有些也是會上前熱情與他握手,更有些婦女趁著這時候與他“談天”。我朋友說,不到大選都不見人影,多現實。他說,有人曾謠傳某個候選人在菜市場與人們握手后,走到廁所洗手給人看見。

新加坡大選時期,除了可在馬路上看見宣傳海報,還可聽見流動貨車上的廣播:請投xx一票等宣言,候選人站在pick up后向組屋的人們招手,在鄰里的購物中心也有類似的小型廣播。我在電視上可看見候選人紛紛出現菜市場,熟食檔,親近草根選民等動作,就如新聞所說的:to win their hearts and minds。

就連早前財政預算案后政府派發Progress Package給每個新加坡人的作法,也被大部分人稱爲是派錢的行動。爲了安定民心,連擱置一邊的NKF起訴案件也不得不儘快解決,以免成爲話柄。

看看反對黨,如WP與SDP等,以年輕候選人作號召,每個都受過高深教育,皆是各行各業的專業或成功人士。大選成績今次不會再出現一面倒的情況,新選民(如80年代)崛起,對政府的作風有另一番見解,舊的一套可能不適合再一用再用。

有時候我在想,不論大馬還是新加坡,如果反對黨贏了,他們成爲政府的話,一個繁榮的國家被一班從沒執政經驗的新手接受,這是多麽心驚膽跳的事情呀。人們想要的就是政治穩定,害怕改變,但是又對現有的制度充滿怨言。難道強勢永遠都掌握大權,而人民爲了安穩就沒有選擇的自由嗎?

大選是否是一個現實的選擇呢?

 

骨癌小战士

骨癌小战士
拥有维护和平与正义的梦想


患癌对许多人而言,意味着生命即将走向尽头。但是对一个患上骨癌的
8岁小男孩而言,却是充满阳光、希望与梦想的。


2005年被诊断患上骨肉瘤(Osteosarcoma)或俗称为骨癌的蔡伟豪,长大后要成为维护和平与惩恶扬善的警察。年幼的他对生命从不言败,勇敢对抗癌症,对生活充满热诚与梦想。


笑容常挂嘴边的伟豪表示,希望当警察是因为可以拿枪、穿起制服看来正义凛凛地,而且还是正义的化身,治安的保护者。
坐在伟豪身边同样接受访问的母亲,蔡太太也掩饰不住疼爱的神情,微微笑地看着充满梦想的伟豪。


身为家中的老幺,伟豪与母亲长得有八分相似,精灵可爱,活泼好动,与就读中四的哥哥和中二的姐姐的感情也非常要好。在访问期间伟豪时而依偎在母亲怀里撒娇,时而在她耳边细语,想必他必定了解母亲对他的深深疼爱与无私的付出。
蔡太太表示,由于任职送货员的先生工作繁忙,因此自从得知伟豪患上骨癌开始,她已经停止了保姆的工作,全天候地照顾伟豪。如今伟豪是在化疗与手术结束后的调养阶段,饮食方面需非常注意。


截除左腿抗癌

述说起伟豪患病的经过,蔡太太表示早在20051月,伟豪就已时常感觉左腿靠近膝盖的部位非常疼痛,而且患处还隆起了肿瘤,久久不能痊愈。起初家人以为伟豪是因为脚筋肿,只以冰敷在患处减轻他的疼痛,而且到医院照X光后也显示一切正常,因此以为是小事。


有一次伟豪因患处疼痛难当,而根本没法上学后,家人就把他带到竹脚医院做扫描。检查报告显示了伟豪的左腿罹患骨癌,恶性肿瘤已经长在关节处,癌细胞也导致膝盖处有骨碎的现象。


于是,伟豪是在
4月中旬到陈笃生医院开始进行化疗,一共进行了6次化疗后,为了避免癌细胞扩散,他们终在10月接受医生的建议把左膝以下部位截除。他们怕伟豪不能接受手术后将失左腿的事实,只好告诉他因为脚生虫,所以要动手术。

乐观接受现实
天下父母心,蔡太太也同样在初期并不能接受这事实而以泪洗脸。 她说:“起初我是不能接受伟豪患癌的事实。我不了解为什么是我的孩子,更不了解他患癌的原因。这骨癌即不是家族遗传的病,而且医生也正在寻求导致这病的原因。我们只被高知,患上癌症通常都是身体细胞失常而导致。”


“在伟豪治疗的期间,看见许多别的父母同样拥有患上癌症的小孩时,我们终了解世事无常,唯有接受与面对。”再加上开朗的伟豪,完全不对截除左腿的事摆在心上,因此受到伟豪乐天的影响,她也接受了
现实。伟豪甚至还对母亲表示自己算幸运,并不是患上血癌,因为血癌会影响全身。

装上义脚还可踢球游泳
因患病而时常出入医院的伟豪,每月平均只有一个星期的时间是可以待在家里的。由于化疗会导致身体的抵抗力衰退,蔡太太也尽量避免外人时常进出家里,以保持家的清洁。由于癌症病人会在化疗期间有呕吐、肚泻与肛门溃烂的现象,蔡太太尤其注重伟豪的个人卫生问题,如每次伟豪如厕后她都会用盐水替他的肛门消毒。很幸运地,伟豪在化疗期间只出现两次的呕吐与短期脱发现象之外,并没有对他带来其他的困扰。


虽然因患病而停学半年,不过靠着伟豪天生聪明的资质,经过两个月的补习后,他在今年一月通过了校方特设的考试,如愿就读二年级,并不用留班。而且,学习能力强的他,只须两个星期的时间就学会使用新装上的义脚来走路与运动等。


伟豪如一般的小男孩一样活泼好动,装上义脚后最爱跑跑跳跳,与同学踢球等。而且医生也
知伟豪习惯使用义脚后,他也可以去游泳与跑步,可做的运动与行动方面将与其他小孩无异。伟豪现阶段只须每三个月到医院进行身体检查,续一年后这检查也将延长每四个月一次。


调养期间注重饮食

虽然伟豪如今可说是已经完全康复,但是也要对日后癌细胞复发方面多加留意。蔡太太表示她并没有特别为伟豪进补,只在饮食方面偏向清淡的口味,戒吃海鲜、以代糖取代糖的吸收,也避免伟豪吃太甜的食物与烹煮有机蔬果等。


由于伟豪从小就不爱吃菜,只接受红萝卜与马铃薯,因此蔡太太只好把蔬菜搅碎加入粥里,自创营养食谱。她也时常在外头寻找健康与保健的食谱等参考,为的就是让伟豪吃得好,吃得健康。


为了确保伟豪在这调养阶段健康成长,除了严禁吃外面的熟食之外,蔡太太每天都会到学校去为他送上家里煮的便当,尽量避免在外面吃下不干净或不新鲜的食物。


虽然比起患病前,伟豪如今是瘦了一大圈,头发与眉毛等也在停止化疗后重新长回,不过最重要的就是伟豪依然喜欢蹦蹦跳跳,依然不改以往的开朗乐观。非常懂事的他,在与朋友玩耍时,也会自己小心,这让蔡太太感到非常安慰与放心。


5566
忠实歌迷
伟豪在接受本刊访问时,总爱坐着有轮子的椅子滑来滑去,以单脚跳来跳去玩闹。 询及伟豪的爱好,蔡太太不假思索地说:“就是5566!”虽然在较早前,伟豪表现地有点抗拒被访问,因为他不喜欢被问到不会答的问题,但是一谈起台湾人气偶像团体5566,就打开了话匣,俨然一个忠实的小歌迷。而且,他也表示非常期待可以出席即将来到新加坡的5566的演唱会。


蔡太太表示伟豪
非常喜爱模仿5566唱歌及跳舞,而且伟豪也在访问进行期间,进进出出地忙着从房里拿出他所收藏的5566相片剪贴簿、海报等向我展示。每到周末伟豪总喜欢吵着家人带他去购物中心逛街,为的也是寻找5566的周边产品等。如果他有多余的零用钱,他也会买下十多元的外国杂志来收藏5566的封面与海报。伟豪腼腆地通过母亲的传话表示自己喜欢5566的《风云变色》这首歌,而且也会模仿他们MTV的舞蹈。而且他也喜欢观看如今电视正在播放的台湾偶像剧《雪天使》,还特地打开电视对我表示当晚有播放,天真可爱的性格表露无遗。


看着伟豪让我想起了《雪天使》的主题曲歌词,对我而言伟豪就如一个战胜癌病的小天使,不但给予人们欢乐,而且更给予人们继续活下去的希望与勇气。
我愿伟豪健康长大,也愿癌病人幸福快乐。


雪天使
 雪天使 快快许下你的愿
雪天使 雪天使 愿望就快要实现
你的愿望是什么(你要做个好孩子)

 

 

 

骨肉瘤简介
骨肉瘤(Osteosarcoma)属于骨癌的一种,是最常见的儿童骨癌,常发生在10岁至20岁之间的青少年,原因可能此阶段骨骼组织成长快速有关。它常发病於长骨的末端,约有50% 位于膝盖的附近,会引起疼痛、肿胀,甚至骨折。  

闹剧拍摄记

老电脑(Pentium 3)早已经被我遗忘在度过了5年的KL。其中一个80GB的硬盘,收集着我念电影系时收录至今的我的学生作品,纪录片,短片等,如今已经把它移民到新国这来了。

在整理着硬盘的文件时,发现了我原来还留着在槟城韩江学院短期授课时,叫学生成为我临时拍摄队伍的短片(我也称之为闹剧)。

拍摄地点在Batu Ferringi,目的只是要给我的学生们了解及体验拍摄短片的过程与程序。原因无他,就是他们所呈交的第二个ASSIGNMENT ——电视广告,惨不忍睹。首个ASSIGNMENT我叫他们分组做电台广告给我,用软件与麦克风录音,然后学习简单的剪辑,效果还好。为了不让他们的最后一个ASSIGNMENT把我气得吐血,又嫌课文不够深切解释拍摄短片的制作过程(Pre-ProductionPost-Production)与程序,我就决定了用一天的授课时间,出外进行实验拍摄制作。 跟校方讨论后,获得了一辆可载6人的韩国车,就敲定了当天的外出活动。

由于在我短期授课的时期还有正职,所以都是在周日坐4小时的巴士从KL北上槟城,然后在周一早上9点至11点授课,Tutorial就在2点至4点。课后,我就赶搭5点或5.30的巴士回KL。周二就开工,做我的正职。

因此,由于工作繁忙,我只在周日中午在南北大道上,铺排剧本与写对白,编排工作等。剧本的角色都是基于我的学生们所能扮演的角色而设。

剧情,或干脆说是闹剧,述说一男子在海边等待女友,后来到达的女友已与他貌合神离。然后,女方在当场提出分手,并责骂男子是同性恋。当时恰巧男子的同性恋人出现,男子欲同时让男女双方共存,来个左拥右抱。女子感觉被侮辱,愤怒掌掴男子后离去。男子无奈只好与同性恋人“双宿双栖”。剧本写完后,自己也不禁笑得肚子痛。 其实写成这样也是我故意安排,作弄不听话的学生。 随手画了story  board,编好分镜,angle等,好WELL DONE (自己在偷笑),明天拍片咯!

拍摄只有半天,而且在没有任何准备之下,我就火速在班上草草Brief了故事的大纲,然后分配工作。

Q人长得甜美,其实剧本的女主角一早属她;阿财饰演男子,因为他当天的短裤白背心很有Beach Boy 的味道,而且他时常在我的课里心不在焉;NN饰演同性恋人,因为他号称喜欢戏剧电影,而且跟他同组的组员complaint他每次没有contribute,只会表现自己,所以给他个难的角色。

黑雄自愿成为摄影师;美琪为收音员;小妮为PA,号称打杂;小伦为副导演,又是一个打杂的,其实蛮欣赏他的,因为很会画漫画;两个学生缺席;而我当然是可恶的大导演。

好出发了。开车!
与小我两岁的学生们7人再加上可恶的我,只有我与黑雄有驾驶执照,其他全是驾电单车的。我是老师,当然死都不驾,因为车太大了,就让高头马大的黑雄充当司机。途中我们去打车油时,我请学生们吃Ice cream

到达时是两点,立即摆好三脚架放好摄影机bomb mic,小伦做location scouting,就开始拍摄第一幕。黑雄每次在我喊CUT后,按REC停机时时常震动到机身,因此重拍了N次。

Q在男子回眸时,对他一笑的镜头,可能因为没有演戏经验表现生硬,也拍了N次。到最后我跑去跟NN解释他的角色的需求回来后,再拍了几次勉为其难地“收货”了。

然后男女朋友拉手走海滩的长镜,还有讲分手的Low Angle在小妮与小伦的卖力工作下,拍下了GOOD TAKE。而且这时已经一小时半,拍摄得太严谨了。其实我的目的只是给他们了解制作过程

还有后来因为阿财频频讲错台词与小Q两人的对手戏闹NG等,又重拍了N次。最后几个SHOOT简直是乱来的,因为接近4点了,我要回家!包括了小Q愤怒跑掉,还有阿财抱着 NN肩膀,表现“双宿双栖”的背影镜头简直是胡闹! 我们让他们两大男人抱在一起,然后我故意不喊CUT,良久NN才忍不住回头时,我们已经跑到老远笑到倒地了!

 

 

 

 

 

 

 

 

 

 

我是怪人

每天上班的繁忙时间,可见形形色色打扮得花姿招展的职业女性。有些如在职公关或市场经理般一身名牌式的时尚端庄打扮,如LVPrada Gucci等我永远买不起的名牌;有些如在职秘书或会计以娴熟娇媚的粉红套裙加小背心上班;脸上总是画上这季最流行的色彩,鞋子与肩包的颜色总是佩衬妥当,谁也抢不了谁的锋头。

而我,已在这工作满一年。身为一个朝九晚六的OL,每天在列车最大的乐趣就是观察女性们的衣着,窥探潮流与时尚的去向。而且还加上一个僻好,就是爱听人们的谈话,从而发现当地人们感兴趣的话题,探索当地人通用的字眼,语文的语调等。大马人说华语的方式,与这里拥有非常大的差异,这里的华语既不象中国北京腔,就连台湾式华语也说不上;英语更不用说,就是这里道地的新式英语。不过说到底,我就是一个爱观察人的怪人。

说到怪人,我也接二连三见到了当地不少怪人总爱徘徊街头。有连续五天搭同辆巴士,携带一大袋“行李”,然后在巴士上吃完了早餐后,连续五天都下不同车站的怪妇女。 爱在高级购物广场内装修得美仑美奂的歇息凳上,抬高赤脚侧躺,然后看报纸的怪男人。还有在你吃午饭的当儿,突然坐在你身旁的空位,但又没有吃饭的中年男人等。

我爱观察人的僻好连在与友人吃KFC快餐时也“发作”。当然这次的主题并非什么美女什么话题,只见一个穿着朴素的男人,站在大快朵颐的人们身后,满脸愁容地东张西望,似乎在等候空缺的桌子。坐在角落的我,初时以为他是因为肚子饥饿而快餐店内高朋满座而哭丧着脸,猛看人们的吃相以解挨饿之苦或想以“眼力”避走人们以获位子。然而,从我与友人在点菜,直到我们填饱五脏府后,且店内已有一半以上的空位时,他还是站在那东瞄西瞄似乎在寻找位子但却似是而非。友人见我的怪异后,也对这怪人注意起来。但是店内却无人注意到这位莫不作声的怪男人,就算这怪人站在他们身后也懵然不觉。不知是当地人对周遭漠不关心,还是他们已经习惯随时出现身边的怪人,还是他们一点也不怪,怪的人是我。

 

 

 

 

我讲废话 – 谈垄断

阅读张氏收购该大报的消息,身为该报前雇员的我,免不了心惊胆跳。虽然我对时事政治并没有了解多少;虽然我一点也不需要报导那被完善铺陈虚情假意的所谓事实,时事与政坛。


记得以前被主编告知,有关本报大股东的敏感新闻,可以的话,免报,不然编辑将编在不显眼的地方。相信,被张氏垄断以后的报业,“敏感”标题将彻底地被掩盖吧。事实没有获得“见报”,广大的读者也没有多少会关心甚至企图去了解事实的真相。


我们都习惯了。一切,一切。


如果报业被垄断将成为事实,相信再也没有购买多份报纸的需要。我们知道,新闻库将由这多家报馆分享,它们将每天合演那最有默契的舞台剧。


在新加坡,买多份报纸来阅读简直是多余或你可干脆不买算了。就算不看报纸,你也会被各个角落的广告牌,电视广播等,被政府以无孔不入的方式或人们的谈话中被告知国家大事。新加坡人,似乎是训练有素地盲目接收,然后服从。


在这,与其说是报纸,倒不如说是政府用以宣传的免费工具兼赚广告钱的摇钱树。新加坡快大选了,你可以看到每份不同语言的大小报章都刊登了或长或短有关新候选人的正面报导。这时候,心情只有一个字,“闲”。


所以说,垄断,我看不到一丁点的好处。


很庆幸大马的政坛还有势力汹涌的反对党,他们点燃了人们对正义的希望,
也让人们对反对党能促进政府的进步,还可存有一线希望。

 

记得上回中国报因裸蹲案,而错把女子误认来自中国事件,导致高层辞职之事,我在怀疑张氏是否有能力面对“强权”的压制,进而演变被吞噬的残局。记得当时多份非中文报也争相把“中国女子”等字眼放大,却没有一个登报澄清或道歉。


然而,日前却“听说”张氏与大马政要人物拥有密切关系之事,汗颜自己“收风”慢之余,也了解到了他背后的庞大力量,足以让他如大马的媒体大亨
P哥一样,吞噬TV3NTV78TV,将有如万马奔腾,是志在必得的。


收购,对这家报馆的雇员而言,无疑是件好事,员工福利将大大改善。然而,对于该报的一贯作风是否会被全面改革,我就只有等待“事实”被公诸于众的一天吧。

 

 

 

我看V,我思,我写

因为V,看着大马有近千人在国油示威的“非法”录像,我不禁溢出了热泪。示威支持者纷纷站在大路旁呼吁驾驶人士按铃以表不满。如果当时我在驾驶,我会是那个按铃声最久的人。原本,我是一个莫不作声的公民;原本,我是一个放弃了投票权的公民。


反正,说到底我在大马还是有强烈的外来居住者的感觉。我们霸占了他们所谓的国土,我们的国语是他们的语言,我们的母语在中学没有老师教,AND NO ONE BORTHER


我带着好奇与期待,原以为V for Vendetta又是一部好莱坞商业片,专标榜完美无缺的英雄片。观毕, 我只能说,V唤醒了我,并更加渴求正义与公平的存在。


我希望UTOPIA就在眼前。然而UTOPIA就是单纯的,它在你我的期待里,飘荡在幻想中。


不平的声音,抗议的声音,都被所谓的“正义之方”一一被压制下来。真相被掩盖,政治人物睁眼说瞎话,已成了人们茶余饭后消遣的话题。


修读大众传播时,就已经念到电视被政治广泛地使用,并成为了当权者用以对人民“洗脑”的有效工具。但是,当今的社会是否还相信那陈腔滥调,盲目接收并接受被歪曲的事实?


当自己从事传媒工作时,就早已领悟到了新闻媒体只是当权者的宣传工具,每字每句都经精心策划,漂亮呈现。你看到的,听到的,就是这出戏最经典的台词,最唯美的画面。


身为合法公民,我们是否静默地在出生的国土接受种族的不平等对待;是否默默承受公务员的恶言恶语并享受“绝佳”的对待?


V的结束,带着他结了20年前被逼害的痛苦与仇恨,解放了国家的腐烂,唤醒了和平,自由的渴望。我认为,这戏也唤醒了人们的心,正义与自由的渴望,早已根深蒂固地埋藏于心,如今正蠢蠢欲动。。。

 

 

 

 

 

有天没由来想起放风筝可是从来都没有尝试过

没时间没伙伴没地点成了都市人最常使用的藉口

想想是否真没地点马来西亚到处都是荒废的空地可是闲人免进

想想是否真没伙伴他们都爱泡咖啡店看人和被人看

想想是否真没时间光阴都蹉跎在高速公路的车龙还有在政府部门的排队上了

想放风筝还是想放风筝

只有一个,想

旅行计划

朋友问起你的人生计划是什么

他的是两年内赚取他人生的一百万

人生,对我而言未免太严肃了

我只有两年的旅行计划

挣两年的钱,到欧洲背包旅行半年

朋友说,你疯了!

半年后回来,你吃草呀?

对呀,有草吃也不错

下一站,还要去日本,埃及,西藏,还有印度

10巴仙

朋友换工了。我还呆在原地。没有嫉妒,衷心祝福,还给意见。因为她认为自己的英文底子不好,不能听懂AMERICAN BORN的老板的CONVERSATION。 我说,她把情况复杂化了。她是绝对有能力应付的。她好压力,连那公司给了OFFER LETTER也战战兢兢地,致电问我到底该不该接受。

她当然想要一份安稳的工作,当然我也希望她可以就此逐渐提升自己的语文能力。在这,也希望她迎刃而解。

朋友说,通常求职的人会有上百人
如果,你有机会去FIRST INTERVIEW
你就是那10巴仙

我有好多的10巴仙,可什么时候是我的TURN呢

 

我写今天

我写今天

4月4日,2006

又是一个寒冷的雨天

寒冷的办公室,没有人的办公室
十指 麻痹
气息冻坏了上唇
臭臭的血腥味
唾液也无能治疗

记得,两年前的今天
在另一国度,也是这般寒冷
那时,我好想飞。。。

现在,也好想飞。。。

对,记得今天是你的生日
每12年,你就与清明同庆
今年不会吧 还没到我们的本命年

生日快乐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