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有感

“回家”
那天“回家”,算是去回去生活了將近5年的KL走走,還以爲有什麽巨大的改變,開車前還擔心不認得路。其實KL的馬路路綫因地形和建築物的限制,難以重新規劃。不曉得像當年規劃城市馬路的負責人,是否有設想到多年後的迅速發展。 


繁體字

閲讀星洲,突然想念起繁體字。星洲的朋友說,他們副刊的處理是把“標題繁體,内容簡體”。這樣的做法,臺灣和中國媒體做不到吧,很可能是馬來西亞的獨有文化。問起年輕的新加坡人,真的一個繁體字也看不懂。

 
老爸是學繁體的,後來到我這一代,學校開始採用簡體,還有漢語拼音。90年代開始,從事媒體業的父親當然也得追上潮流,學幾個簡體字,還買了電腦,學習倉頡輸入。(後來電腦淪爲我和弟弟打game的工具,還有用來做一些學校的project,電腦是老爸的反而自己不用了。)

學校沒教繁體,反而我是小時候閲報、小六看金庸開始一點一滴學起來,不過就只限制于“學看”,寫的話可能只能靠記憶的“形”來寫吧,我簡直是暴殄天物,白白浪費了多麽優美的文字。所倖這篇文還可以靠電腦軟件來輸入。
 

中文水平
在新工作了兩年,除了做些自由撰稿和翻譯,過一些“媒體”癮,去年10月終于按耐不住重囘媒體業。

積極地上網讀blog、看報、剪報、讀雜誌等的將近一年了,還以爲做足了research,回去KL拿起星洲,才發現自己一直限制在閲讀新加坡的中文報,而忽略了馬來西亞的,説來慚愧。 

在新生活超過兩年,中文水平和寫法差點被同化,常常得迎合中文水準有限的讀者,一直告訴自己不能寫得太文縐縐。可是比較起市面上的本地中文雜誌,感覺自己的文筆還好,不至於太簡單,還算中規中矩,也不會常常“強姦”中文(如有看過一個封面標題:蟹蟹光臨、食其果、不相瞞等,沒有開關引號“”)。年輕的孩子看了這種看似成語又不然的文字,很可能根深蒂固,以後閙出笑話也不一定。我並不反對創意,但是把關人的中文水平很重要,如果連自己也不了解出處,很可能連成語原來的字眼也搞不清楚。

有感本地有些主編,自己文筆不行,就花錢召集自由撰稿人,成爲其背後的寫手,稿件到主編隨意修改就行。不同的撰稿人的呈現方式和文筆很可能不同,因此搞得雜誌沒有連貫性、沒有flow、文章如東插西插,塞版位的東西一樣,填滿了就是一本雜誌,實在悲哀。

本地的中文媒體市場已經很有局限,能夠得以保存已經很難得,我心疼出版社花了大把的鈔票印刷出一堆垃圾,也侮辱了中文文化。保留和傳承中文文化,由中文媒體做“火車頭”,難道不應該嗎?

 
ps. 可能你會笑我,只爲了用繁體打字,就在那大作文章。還有我一直談及星洲,你們會以爲我是星洲的人。實不相瞞我早期是南洋的啦,中文輸入用的完全是簡體咯,所以現在過過“繁體癮”。

http://thoo2.blogspot.com/2007/09/blog-post.html